余华:怀念跟莫言电话聊天的时光
位置:主页 > 娱乐新闻 > 编辑:Black

【图片声明:图片来源网络,如有侵权请联系作者删除!】

  跨年之际,由新华报业传媒集团、南京团市委、建邺区委宣传部联合主办的“新华之夜·青年之歌”第五届南京跨年诗会在新华剧场举行,12小时不眠不休,用书香诗韵迎来新的一年。来宁陪伴读者的著名作家余华,分享了自己喜爱的文字。而前一天迎着飞雪赶到南京的余华,一下火车就跟本报记者聊了聊。现在生活中充满令他感到疲惫,他反而怀念那些与莫言一起写作,电话聊天的时光。

  余华大概不是常规意义上的聊天对象,他有时候很犀利,甚至会直接。他告诉记者,自己并不喜欢接受采访,去年登上央视《朗读者》忆故乡回顾童年,据他说是一个“例外”。“其实的主要原因,是我对自己比较厌倦。重复的话说了十多年,作家也不可能每天都有新的话出来。可能那个对你过去比较了解的读者,一看就知道,你又说过去说过的话了。但是对你不了解的读者觉得比较新鲜,其实不是,都是老线岁,基本上说出来的都是陈词滥调,所以不想再说。”

  余华曾两度进入鲁迅文学院深造。在鲁院期间,结识了后来成为他妻子的女诗人陈虹。其实在这个文学摇篮里,诞生过不少知名作家。严歌苓在回忆鲁院时光时就笑说,余华大概是他们班最擅长追女孩的。对此,余华也笑说,“跟严歌苓同班的时间很短,她一个学期不到就去美国了。可能因为我追了我们一个同学,然后我们结婚了,所以她这么说吧。”但对于那时的爱情故事,余华说,“这是我们家庭的事情,这是隐私,不愿意对外说。”

  飘雪的南京很冷,余华想起2003年在哥伦比亚广场跨年的情景,一群诗人在朗诵,来了一万多听众,一点也不冷。之所以会心心念念那个场景,是因为余华每年去国外,却觉得跟国外诗人的交流并不深入。因为语言不通,就是在吃饭的时候偶尔聊几句,甚至互相都没有读过对方的作品。“在国外的受众肯定不如母语国家,在国外会遇到各种障碍。”余华说,有点遗憾的是,阅读中国文学作品的人,大多是想了解中国的读者,而不是纯粹对这个作家,或者这部作品感兴趣。但余华说,不用焦虑,国外对中国文学的接受是一个慢慢积累的过程。在亚洲国家,对最有影响力的是印度作家,除才华横溢之外,跟他们直接用英语写作也有关,不存在翻译问题,因此很多地方都能。而日本老一代作家像川端康成、三岛由纪夫进入社会时已经备受认可,到村上春树可能已经历经好几代,前面的作家已经打下很好的基础。“而我们是第一代闯天下的,莫言80年代末就出去了。经过很长时间积累,读者会慢慢多起来。现在看来,当年无声无息的状况已经改变,我去法国和意大利,就发现年轻一代作家像阿乙的书摆在书店里。”

  最近到处走的状态,令余华感到疲累,想停下来休息。“昨天在杭州,到今晚坐火车到南京,一直在忙各种事情。这肯定会影响写作,时间被切碎了。”吐槽让他逐渐放松下来,余华说,“写作最好有一个完整的时间,能够安静下来,而且最好是让生活变得极其无聊。生活中没有任何,才能够把写作的延长一些。而在今天的中国,生活中到处充满,像我们这种意志薄弱的人经常被出去。真没有办法。”

  从前生活简单的年代,余华写《在细雨中呼喊》,莫言写《酒国》,恰好是这两位鲁迅文学院同窗惺惺相惜的年代。“我们两个人一个房间,就用柜子隔开。等我在写《许三观卖血记》,他已经在山东高密写《丰乳肥臀》了。那时候他给我打电话,就瞎聊天,因为我们都没人说话,无聊。”余华也给莫言打电话,很长时间没人接,后来突然听到一个大喘气的声音。原来他码字之余,在院子里跑步。“写作对体力的要求很高,还好我比他年轻五岁,可以不用跑步。”两个人的友情一直延续,莫言得诺,余华也是第一时间短信祝贺。

  早期余华的《十八岁出门远行》《现实一种》《难逃》《河边的错误》等小说以对人性尖锐而的审视引人注目,在文学观念、审美姿态、叙述方式上对传统文学形态构成巨大的冲击与挑战。人物作为的符号使叙事始终处于一种紧张状态,呈现为,而的结局必然充满恐怖和死亡,我们就不难理解余华作品中充满和死亡。评论界认为,自《在细雨中呼喊》开始,余华的创作风格发生鲜明而深刻的转型,先锋的气质与人性的温暖的叙事和的情怀相融合,先锋小说与现实生活、普者的距离被拉近,余华的小说开始成为最受欢迎的纯文学作品。

  到《活着》和《许三观卖血记》,余华进入一个对人物不断理解的过程。记者问他为什么要把人物的结局写那么惨,“我也不知道,构思的时候并没有这样,但写着写着就这样了。他们已经在某种程度上就是我自己,一个作家和人物之间的关系,既是他,又不是他。一个作家在写作时必须有同情和,这会使他笔下的人物,像一个真正意义上的人。”

  余华凭借《活着》和《许三观卖血记》同时入选百位家和文学编辑评选的九十年代最具有影响的十部作品。他并不担心小说创作与现在的年轻人产生隔膜,事实上去年《活着》还以“长红”销量,获颁出版社颁发的“超级畅销纪念”,创造当代纯文学作品销售的奇迹。最新小说《第七天》获得2018年意大利BottariLattes文学。

  不少资深粉丝认为,张艺谋电影《活着》是余华小说成功影视化的例子,也好奇为何他没有在这条上走得更远。余华认为,“张艺谋改编电影的小说不是只有《活着》,但是在中国销售超过一千万册的只有《活着》。例子也不是没有,《解忧杂货铺》去年疯狂销售400万册,但电影版上映后,销量迅速下降,主要是口碑差反而影响小说。所以,说《解忧》烂,其实说的不是小说,而是电影。一部小说要达到那么大的销售量,主要靠口碑,所以口碑下来,销量也就下来了。”他对影视产业有着自己的洞察,“影视有时候会起到坏作用,所以轻易不要改编。加西亚·马尔克斯,就不允许别人改编他的作品。我也不希望别人改编我的作品,我失去的是读者,并没有什么好的。除了像张艺谋这样的顶尖导演,这个产业中间一块的人才缺得厉害,且素质并不高。”

  余华还说,好的小说改编成电影并不那么容易,但一般的小说改编成好的电影却要容易些。像李安导演可以把两部短篇改编成,但未必所有导演都适合。像贾樟柯就适合做原创,你要让他改编别的,反而会觉得受拘束。平时余华很爱看电影,他说很少进电影院看,但去年有意外惊喜,来自是枝裕和导演的《小偷家族》。

  Y纸质阅读还是比较普遍的,我儿子90后去美国留学,kindle下载了好多小说,《卡拉马佐夫兄弟》就这样读完的。但回到,他再也不用,觉得阅读纸质版书特别好。在中国当然在增长,但我看到好多年轻人,告诉我愿意读纸版的。读书的人越来越少,30年前就这样说了。这样论调说到现在,全世界的出版社都在抱怨,他们的国家的人不读书,可那些出版社只要不倒闭,就意味着还是有不少人在读。

上一篇:朱广权和康辉谁才是央视主播表情包第一人     下一篇:达意美施娱乐全新企划 旗下公司将成立新概念偶
猜你喜欢
热门排行
精彩图文
  • 确保偶像养成类、歌唱才
    确保偶像养成类、歌唱才
    对于偶像养成类节目、社会广泛参与选拔的歌唱才艺竞秀类节目,要确保节目导向正确、内容健康向上方可,遏止节目过度娱 ...
  • 央视春晚“满堂红”!朱
    央视春晚“满堂红”!朱
    又一个农历春节相约而来,2月4日晚8点,在舞蹈《春海》中,2019年央视春晚拉开了大幕,40余个节目给观众带来4个多小时的 ...
  • 枪恋的新闻
    枪恋的新闻
   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,搜索相关资料。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。 由芭乐传媒承制发行的青春游戏励志剧 ...
  • <strong>全面出击 盛大游戏《AKB</strong>
    全面出击 盛大游戏《AKB
    全面出击 盛大游戏《AKB48樱桃湾之夏》2019偶像经济新战役 近年来偶像经济蓬勃发展,为游戏产业创造了更多跨界融合的可能 ...
  • 偶像团体战元年:300人男
    偶像团体战元年:300人男
    随着腾讯视频《创造营2019》生阵容的陆续揭晓,优爱腾最后一档开年偶像节目终于揭开了神秘面纱,与优酷《以团之名》、 ...
  • <strong>四万多人连夜清扫 “一夜</strong>
    四万多人连夜清扫 “一夜
    一整天的大雪几乎让所有南京人都以为,第二天没法出门了。然而,让市民惊讶的是,1月5日早晨,各大主干道上的积雪和冰 ...

南国彩票|特区七星彩|海南彩票网|海南七星彩808论坛南国彩票,特区七星彩,海南彩票网,海南七星彩808论坛

首页 > 娱乐新闻 >

余华:怀念跟莫言电话聊天的时光

编辑:Black/2019-02-15

【图片声明:图片来源网络,如有侵权请联系作者删除!】

  跨年之际,由新华报业传媒集团、南京团市委、建邺区委宣传部联合主办的“新华之夜·青年之歌”第五届南京跨年诗会在新华剧场举行,12小时不眠不休,用书香诗韵迎来新的一年。来宁陪伴读者的著名作家余华,分享了自己喜爱的文字。而前一天迎着飞雪赶到南京的余华,一下火车就跟本报记者聊了聊。现在生活中充满令他感到疲惫,他反而怀念那些与莫言一起写作,电话聊天的时光。

  余华大概不是常规意义上的聊天对象,他有时候很犀利,甚至会直接。他告诉记者,自己并不喜欢接受采访,去年登上央视《朗读者》忆故乡回顾童年,据他说是一个“例外”。“其实的主要原因,是我对自己比较厌倦。重复的话说了十多年,作家也不可能每天都有新的话出来。可能那个对你过去比较了解的读者,一看就知道,你又说过去说过的话了。但是对你不了解的读者觉得比较新鲜,其实不是,都是老线岁,基本上说出来的都是陈词滥调,所以不想再说。”

  余华曾两度进入鲁迅文学院深造。在鲁院期间,结识了后来成为他妻子的女诗人陈虹。其实在这个文学摇篮里,诞生过不少知名作家。严歌苓在回忆鲁院时光时就笑说,余华大概是他们班最擅长追女孩的。对此,余华也笑说,“跟严歌苓同班的时间很短,她一个学期不到就去美国了。可能因为我追了我们一个同学,然后我们结婚了,所以她这么说吧。”但对于那时的爱情故事,余华说,“这是我们家庭的事情,这是隐私,不愿意对外说。”

  飘雪的南京很冷,余华想起2003年在哥伦比亚广场跨年的情景,一群诗人在朗诵,来了一万多听众,一点也不冷。之所以会心心念念那个场景,是因为余华每年去国外,却觉得跟国外诗人的交流并不深入。因为语言不通,就是在吃饭的时候偶尔聊几句,甚至互相都没有读过对方的作品。“在国外的受众肯定不如母语国家,在国外会遇到各种障碍。”余华说,有点遗憾的是,阅读中国文学作品的人,大多是想了解中国的读者,而不是纯粹对这个作家,或者这部作品感兴趣。但余华说,不用焦虑,国外对中国文学的接受是一个慢慢积累的过程。在亚洲国家,对最有影响力的是印度作家,除才华横溢之外,跟他们直接用英语写作也有关,不存在翻译问题,因此很多地方都能。而日本老一代作家像川端康成、三岛由纪夫进入社会时已经备受认可,到村上春树可能已经历经好几代,前面的作家已经打下很好的基础。“而我们是第一代闯天下的,莫言80年代末就出去了。经过很长时间积累,读者会慢慢多起来。现在看来,当年无声无息的状况已经改变,我去法国和意大利,就发现年轻一代作家像阿乙的书摆在书店里。”

  最近到处走的状态,令余华感到疲累,想停下来休息。“昨天在杭州,到今晚坐火车到南京,一直在忙各种事情。这肯定会影响写作,时间被切碎了。”吐槽让他逐渐放松下来,余华说,“写作最好有一个完整的时间,能够安静下来,而且最好是让生活变得极其无聊。生活中没有任何,才能够把写作的延长一些。而在今天的中国,生活中到处充满,像我们这种意志薄弱的人经常被出去。真没有办法。”

  从前生活简单的年代,余华写《在细雨中呼喊》,莫言写《酒国》,恰好是这两位鲁迅文学院同窗惺惺相惜的年代。“我们两个人一个房间,就用柜子隔开。等我在写《许三观卖血记》,他已经在山东高密写《丰乳肥臀》了。那时候他给我打电话,就瞎聊天,因为我们都没人说话,无聊。”余华也给莫言打电话,很长时间没人接,后来突然听到一个大喘气的声音。原来他码字之余,在院子里跑步。“写作对体力的要求很高,还好我比他年轻五岁,可以不用跑步。”两个人的友情一直延续,莫言得诺,余华也是第一时间短信祝贺。

  早期余华的《十八岁出门远行》《现实一种》《难逃》《河边的错误》等小说以对人性尖锐而的审视引人注目,在文学观念、审美姿态、叙述方式上对传统文学形态构成巨大的冲击与挑战。人物作为的符号使叙事始终处于一种紧张状态,呈现为,而的结局必然充满恐怖和死亡,我们就不难理解余华作品中充满和死亡。评论界认为,自《在细雨中呼喊》开始,余华的创作风格发生鲜明而深刻的转型,先锋的气质与人性的温暖的叙事和的情怀相融合,先锋小说与现实生活、普者的距离被拉近,余华的小说开始成为最受欢迎的纯文学作品。

  到《活着》和《许三观卖血记》,余华进入一个对人物不断理解的过程。记者问他为什么要把人物的结局写那么惨,“我也不知道,构思的时候并没有这样,但写着写着就这样了。他们已经在某种程度上就是我自己,一个作家和人物之间的关系,既是他,又不是他。一个作家在写作时必须有同情和,这会使他笔下的人物,像一个真正意义上的人。”

  余华凭借《活着》和《许三观卖血记》同时入选百位家和文学编辑评选的九十年代最具有影响的十部作品。他并不担心小说创作与现在的年轻人产生隔膜,事实上去年《活着》还以“长红”销量,获颁出版社颁发的“超级畅销纪念”,创造当代纯文学作品销售的奇迹。最新小说《第七天》获得2018年意大利BottariLattes文学。

  不少资深粉丝认为,张艺谋电影《活着》是余华小说成功影视化的例子,也好奇为何他没有在这条上走得更远。余华认为,“张艺谋改编电影的小说不是只有《活着》,但是在中国销售超过一千万册的只有《活着》。例子也不是没有,《解忧杂货铺》去年疯狂销售400万册,但电影版上映后,销量迅速下降,主要是口碑差反而影响小说。所以,说《解忧》烂,其实说的不是小说,而是电影。一部小说要达到那么大的销售量,主要靠口碑,所以口碑下来,销量也就下来了。”他对影视产业有着自己的洞察,“影视有时候会起到坏作用,所以轻易不要改编。加西亚·马尔克斯,就不允许别人改编他的作品。我也不希望别人改编我的作品,我失去的是读者,并没有什么好的。除了像张艺谋这样的顶尖导演,这个产业中间一块的人才缺得厉害,且素质并不高。”

  余华还说,好的小说改编成电影并不那么容易,但一般的小说改编成好的电影却要容易些。像李安导演可以把两部短篇改编成,但未必所有导演都适合。像贾樟柯就适合做原创,你要让他改编别的,反而会觉得受拘束。平时余华很爱看电影,他说很少进电影院看,但去年有意外惊喜,来自是枝裕和导演的《小偷家族》。

  Y纸质阅读还是比较普遍的,我儿子90后去美国留学,kindle下载了好多小说,《卡拉马佐夫兄弟》就这样读完的。但回到,他再也不用,觉得阅读纸质版书特别好。在中国当然在增长,但我看到好多年轻人,告诉我愿意读纸版的。读书的人越来越少,30年前就这样说了。这样论调说到现在,全世界的出版社都在抱怨,他们的国家的人不读书,可那些出版社只要不倒闭,就意味着还是有不少人在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