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块网红曲奇 背后的微商乱象
位置:主页 > 网红快报 > 编辑:Black

【图片声明:图片来源网络,如有侵权请联系作者删除!】

  “眼看他起朱楼,眼看他宴宾客,眼看他楼塌了”,这是网红曲奇CHIKO的故事。

  昨天,微信朋友圈的一则消息,刷新了很多人对于一块曲奇饼干的认知。曾经风靡朋友圈,号称“吃一口就完全迷恋上”的曲奇饼干居然出自下沙的一家黑作坊,属于典型的“三无食品”。这与他们在广告里所树立的高档、健康、惊艳等美好形象反差巨大。

  按照自称名为“许菁菁”的CHIKO创始人的说法,CHIKO的灵感来源于珍妮曲奇,后者是有名的一家特色饼店,深受广大女性喜爱,经常一盒难求。不过,许菁菁显然没有参照珍妮曲奇线下开店的做法,而是借助微信、微博等社交的力量隐秘地红了。

  大概在去年10月前后,CHIKO开始不惜代价地在各大微信号上投放广告,自称模特出身的许菁菁甚至亲自出镜为产品代言。在这些广告文案中,CHIKO这个创立没多久的品牌,被描述成超越珍妮曲奇的存在,日销售轻松突破3000盒,且处于严重的供不应求状态。

  激发少女心的包装,外加朋友圈铺天盖地的广告,CHIKO很快俘获了一众年轻女性的芳心。即使吃起来并没有传说中那么好,仍有越来越多的人愿意为这款网红曲奇买单。

  在一段时间里,CHIKO的代理们热衷于告诉客户,一盒售价165元的曲奇被炒高到了300元。然而,谁也无法这笔溢价近1倍的交易的真实性,正如绝大部分代理并不知道曲奇是怎么生产出来的。

  直到下沙黑作坊的事件曝出后,萦绕在CHIKO头上的突然黯淡了。仅仅因为这一件事,它通过社交搭建的信用和体系开始摇晃。一些代理为了避免问责,偷偷删掉了朋友圈里的广告,完全没了之前的信誓旦旦和雄心壮志。

  从出现到疯狂,CHIKO只用了短短一两个月时间,这股财富集聚的爆发力正成为微商群体的“致命”。

  本质上讲,代理们在朋友圈疯狂发布和CHIKO有关的信息,与当初掉渣烧饼雇人排队的目的一样,人为制造虚假繁荣,引发市场关注。只不过,如今借助分销体系和社交网络,这一模式所带来的经济价值更大,也更不可控。

  在曲奇之前,玛卡、酵素、面膜等产品都曾风靡朋友圈,所涉文案的夸张程度丝毫不亚于CHIKO,最后也都如流星一划而过。它们很少死于市场自然的优胜劣汰,多数失败反倒与产品、模式本身,以及操盘手的冒进有关,比如无证生产、虚假宣传、以次充好,甚至是欺诈、传销。当然,这背后监管部门的果断出击和有力打击起到了关键作用。

  去年5月,厦门某生物科技公司因违反《食品安全法》相关,无证生产、伪造产地和生产日期,被厦门市市场监督管理局稽查支队罚款1403.3万元。这家公司生产的“随便果”号称可以减肥、瘦身和排毒,主要通过微商销售。

  仅过了4个月,被称为“中国最大微商分销”的“云在指尖”微信商城,被多地工商行政管理局定性为传销。随后,微信方面迅速封停“云在指尖”相关账号,并表示对网络传销、高额返现返利欺诈等违法犯为保持零。

  同当年的电商一样,微商在经历属于自己的生长期,从运营人员到商业模式都需要市场检验和法律规范。不久前,由中国大学法研究中心、中国电子商会微商专委会、中国公司法务研究院等组织联合起草的《微商行业规范》(征求意见稿)发布,共计11章100条。

  “眼看他起朱楼,眼看他宴宾客,眼看他楼塌了”,这是网红曲奇CHIKO的故事。

  昨天,微信朋友圈的一则消息,刷新了很多人对于一块曲奇饼干的认知。曾经风靡朋友圈,号称“吃一口就完全迷恋上”的曲奇饼干居然出自下沙的一家黑作坊,属于典型的“三无食品”。这与他们在广告里所树立的高档、健康、惊艳等美好形象反差巨大。

  按照自称名为“许菁菁”的CHIKO创始人的说法,CHIKO的灵感来源于珍妮曲奇,后者是有名的一家特色饼店,深受广大女性喜爱,经常一盒难求。不过,许菁菁显然没有参照珍妮曲奇线下开店的做法,而是借助微信、微博等社交的力量隐秘地红了。

  大概在去年10月前后,CHIKO开始不惜代价地在各大微信号上投放广告,自称模特出身的许菁菁甚至亲自出镜为产品代言。在这些广告文案中,CHIKO这个创立没多久的品牌,被描述成超越珍妮曲奇的存在,日销售轻松突破3000盒,且处于严重的供不应求状态。

  激发少女心的包装,外加朋友圈铺天盖地的广告,CHIKO很快俘获了一众年轻女性的芳心。即使吃起来并没有传说中那么好,仍有越来越多的人愿意为这款网红曲奇买单。

  在一段时间里,CHIKO的代理们热衷于告诉客户,一盒售价165元的曲奇被炒高到了300元。然而,谁也无法这笔溢价近1倍的交易的真实性,正如绝大部分代理并不知道曲奇是怎么生产出来的。

  直到下沙黑作坊的事件曝出后,萦绕在CHIKO头上的突然黯淡了。仅仅因为这一件事,它通过社交搭建的信用和体系开始摇晃。一些代理为了避免问责,偷偷删掉了朋友圈里的广告,完全没了之前的信誓旦旦和雄心壮志。

  从出现到疯狂,CHIKO只用了短短一两个月时间,这股财富集聚的爆发力正成为微商群体的“致命”。

  本质上讲,代理们在朋友圈疯狂发布和CHIKO有关的信息,与当初掉渣烧饼雇人排队的目的一样,人为制造虚假繁荣,引发市场关注。只不过,如今借助分销体系和社交网络,这一模式所带来的经济价值更大,也更不可控。

  在曲奇之前,玛卡、酵素、面膜等产品都曾风靡朋友圈,所涉文案的夸张程度丝毫不亚于CHIKO,最后也都如流星一划而过。它们很少死于市场自然的优胜劣汰,多数失败反倒与产品、模式本身,以及操盘手的冒进有关,比如无证生产、虚假宣传、以次充好,甚至是欺诈、传销。当然,这背后监管部门的果断出击和有力打击起到了关键作用。

  去年5月,厦门某生物科技公司因违反《食品安全法》相关,无证生产、伪造产地和生产日期,被厦门市市场监督管理局稽查支队罚款1403.3万元。这家公司生产的“随便果”号称可以减肥、瘦身和排毒,主要通过微商销售。

  仅过了4个月,被称为“中国最大微商分销”的“云在指尖”微信商城,被多地工商行政管理局定性为传销。随后,微信方面迅速封停“云在指尖”相关账号,并表示对网络传销、高额返现返利欺诈等违法犯为保持零。

  同当年的电商一样,微商在经历属于自己的生长期,从运营人员到商业模式都需要市场检验和法律规范。不久前,由中国大学法研究中心、中国电子商会微商专委会、中国公司法务研究院等组织联合起草的《微商行业规范》(征求意见稿)发布,共计11章100条。

上一篇:浙江网红乡村民居一年间     下一篇:四万多人连夜清扫 “一夜雪无”让南京成网红
猜你喜欢
热门排行
精彩图文
  • 确保偶像养成类、歌唱才
    确保偶像养成类、歌唱才
    对于偶像养成类节目、社会广泛参与选拔的歌唱才艺竞秀类节目,要确保节目导向正确、内容健康向上方可,遏止节目过度娱 ...
  • 央视春晚“满堂红”!朱
    央视春晚“满堂红”!朱
    又一个农历春节相约而来,2月4日晚8点,在舞蹈《春海》中,2019年央视春晚拉开了大幕,40余个节目给观众带来4个多小时的 ...
  • 枪恋的新闻
    枪恋的新闻
   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,搜索相关资料。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。 由芭乐传媒承制发行的青春游戏励志剧 ...
  • <strong>全面出击 盛大游戏《AKB</strong>
    全面出击 盛大游戏《AKB
    全面出击 盛大游戏《AKB48樱桃湾之夏》2019偶像经济新战役 近年来偶像经济蓬勃发展,为游戏产业创造了更多跨界融合的可能 ...
  • 偶像团体战元年:300人男
    偶像团体战元年:300人男
    随着腾讯视频《创造营2019》生阵容的陆续揭晓,优爱腾最后一档开年偶像节目终于揭开了神秘面纱,与优酷《以团之名》、 ...
  • <strong>四万多人连夜清扫 “一夜</strong>
    四万多人连夜清扫 “一夜
    一整天的大雪几乎让所有南京人都以为,第二天没法出门了。然而,让市民惊讶的是,1月5日早晨,各大主干道上的积雪和冰 ...

南国彩票|特区七星彩|海南彩票网|海南七星彩808论坛南国彩票,特区七星彩,海南彩票网,海南七星彩808论坛

首页 > 网红快报 >

一块网红曲奇 背后的微商乱象

编辑:Black/2019-02-15

【图片声明:图片来源网络,如有侵权请联系作者删除!】

  “眼看他起朱楼,眼看他宴宾客,眼看他楼塌了”,这是网红曲奇CHIKO的故事。

  昨天,微信朋友圈的一则消息,刷新了很多人对于一块曲奇饼干的认知。曾经风靡朋友圈,号称“吃一口就完全迷恋上”的曲奇饼干居然出自下沙的一家黑作坊,属于典型的“三无食品”。这与他们在广告里所树立的高档、健康、惊艳等美好形象反差巨大。

  按照自称名为“许菁菁”的CHIKO创始人的说法,CHIKO的灵感来源于珍妮曲奇,后者是有名的一家特色饼店,深受广大女性喜爱,经常一盒难求。不过,许菁菁显然没有参照珍妮曲奇线下开店的做法,而是借助微信、微博等社交的力量隐秘地红了。

  大概在去年10月前后,CHIKO开始不惜代价地在各大微信号上投放广告,自称模特出身的许菁菁甚至亲自出镜为产品代言。在这些广告文案中,CHIKO这个创立没多久的品牌,被描述成超越珍妮曲奇的存在,日销售轻松突破3000盒,且处于严重的供不应求状态。

  激发少女心的包装,外加朋友圈铺天盖地的广告,CHIKO很快俘获了一众年轻女性的芳心。即使吃起来并没有传说中那么好,仍有越来越多的人愿意为这款网红曲奇买单。

  在一段时间里,CHIKO的代理们热衷于告诉客户,一盒售价165元的曲奇被炒高到了300元。然而,谁也无法这笔溢价近1倍的交易的真实性,正如绝大部分代理并不知道曲奇是怎么生产出来的。

  直到下沙黑作坊的事件曝出后,萦绕在CHIKO头上的突然黯淡了。仅仅因为这一件事,它通过社交搭建的信用和体系开始摇晃。一些代理为了避免问责,偷偷删掉了朋友圈里的广告,完全没了之前的信誓旦旦和雄心壮志。

  从出现到疯狂,CHIKO只用了短短一两个月时间,这股财富集聚的爆发力正成为微商群体的“致命”。

  本质上讲,代理们在朋友圈疯狂发布和CHIKO有关的信息,与当初掉渣烧饼雇人排队的目的一样,人为制造虚假繁荣,引发市场关注。只不过,如今借助分销体系和社交网络,这一模式所带来的经济价值更大,也更不可控。

  在曲奇之前,玛卡、酵素、面膜等产品都曾风靡朋友圈,所涉文案的夸张程度丝毫不亚于CHIKO,最后也都如流星一划而过。它们很少死于市场自然的优胜劣汰,多数失败反倒与产品、模式本身,以及操盘手的冒进有关,比如无证生产、虚假宣传、以次充好,甚至是欺诈、传销。当然,这背后监管部门的果断出击和有力打击起到了关键作用。

  去年5月,厦门某生物科技公司因违反《食品安全法》相关,无证生产、伪造产地和生产日期,被厦门市市场监督管理局稽查支队罚款1403.3万元。这家公司生产的“随便果”号称可以减肥、瘦身和排毒,主要通过微商销售。

  仅过了4个月,被称为“中国最大微商分销”的“云在指尖”微信商城,被多地工商行政管理局定性为传销。随后,微信方面迅速封停“云在指尖”相关账号,并表示对网络传销、高额返现返利欺诈等违法犯为保持零。

  同当年的电商一样,微商在经历属于自己的生长期,从运营人员到商业模式都需要市场检验和法律规范。不久前,由中国大学法研究中心、中国电子商会微商专委会、中国公司法务研究院等组织联合起草的《微商行业规范》(征求意见稿)发布,共计11章100条。

  “眼看他起朱楼,眼看他宴宾客,眼看他楼塌了”,这是网红曲奇CHIKO的故事。

  昨天,微信朋友圈的一则消息,刷新了很多人对于一块曲奇饼干的认知。曾经风靡朋友圈,号称“吃一口就完全迷恋上”的曲奇饼干居然出自下沙的一家黑作坊,属于典型的“三无食品”。这与他们在广告里所树立的高档、健康、惊艳等美好形象反差巨大。

  按照自称名为“许菁菁”的CHIKO创始人的说法,CHIKO的灵感来源于珍妮曲奇,后者是有名的一家特色饼店,深受广大女性喜爱,经常一盒难求。不过,许菁菁显然没有参照珍妮曲奇线下开店的做法,而是借助微信、微博等社交的力量隐秘地红了。

  大概在去年10月前后,CHIKO开始不惜代价地在各大微信号上投放广告,自称模特出身的许菁菁甚至亲自出镜为产品代言。在这些广告文案中,CHIKO这个创立没多久的品牌,被描述成超越珍妮曲奇的存在,日销售轻松突破3000盒,且处于严重的供不应求状态。

  激发少女心的包装,外加朋友圈铺天盖地的广告,CHIKO很快俘获了一众年轻女性的芳心。即使吃起来并没有传说中那么好,仍有越来越多的人愿意为这款网红曲奇买单。

  在一段时间里,CHIKO的代理们热衷于告诉客户,一盒售价165元的曲奇被炒高到了300元。然而,谁也无法这笔溢价近1倍的交易的真实性,正如绝大部分代理并不知道曲奇是怎么生产出来的。

  直到下沙黑作坊的事件曝出后,萦绕在CHIKO头上的突然黯淡了。仅仅因为这一件事,它通过社交搭建的信用和体系开始摇晃。一些代理为了避免问责,偷偷删掉了朋友圈里的广告,完全没了之前的信誓旦旦和雄心壮志。

  从出现到疯狂,CHIKO只用了短短一两个月时间,这股财富集聚的爆发力正成为微商群体的“致命”。

  本质上讲,代理们在朋友圈疯狂发布和CHIKO有关的信息,与当初掉渣烧饼雇人排队的目的一样,人为制造虚假繁荣,引发市场关注。只不过,如今借助分销体系和社交网络,这一模式所带来的经济价值更大,也更不可控。

  在曲奇之前,玛卡、酵素、面膜等产品都曾风靡朋友圈,所涉文案的夸张程度丝毫不亚于CHIKO,最后也都如流星一划而过。它们很少死于市场自然的优胜劣汰,多数失败反倒与产品、模式本身,以及操盘手的冒进有关,比如无证生产、虚假宣传、以次充好,甚至是欺诈、传销。当然,这背后监管部门的果断出击和有力打击起到了关键作用。

  去年5月,厦门某生物科技公司因违反《食品安全法》相关,无证生产、伪造产地和生产日期,被厦门市市场监督管理局稽查支队罚款1403.3万元。这家公司生产的“随便果”号称可以减肥、瘦身和排毒,主要通过微商销售。

  仅过了4个月,被称为“中国最大微商分销”的“云在指尖”微信商城,被多地工商行政管理局定性为传销。随后,微信方面迅速封停“云在指尖”相关账号,并表示对网络传销、高额返现返利欺诈等违法犯为保持零。

  同当年的电商一样,微商在经历属于自己的生长期,从运营人员到商业模式都需要市场检验和法律规范。不久前,由中国大学法研究中心、中国电子商会微商专委会、中国公司法务研究院等组织联合起草的《微商行业规范》(征求意见稿)发布,共计11章100条。